报社党风廉政建设约谈登记


 发布时间:2021-04-19 08:38:22

消费日报原总编室主任兼专题部主任顾克非因贪污罪被丰台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一审宣判后,顾克非不服,向北京二中院提起上诉。7日上午,该案二审在二中院开庭。丰台检察院指控,今年40岁的他利用负责编稿、审稿及收取“行业定向费”等职务便利,将总计金额为42.5万元的“行业定向费”截留并

也正因此,报社在诉讼中陷入了不利境地。当然也不排除相关报社有上诉的权利,并有权在二审阶段提供对己方更为有利的新证据。而另一方面,也应意识到,民事案件和刑事案件在证明责任和证据标准上并非完全相同。报社即使在民事案件中败诉,也并不意味着必然有记者需要为此承担损害对方商业信誉的刑事责任。同时,不管线人出于何种目的提供材料,只要记者遵守行业审核准则,即使报道和事实有些不同,也并不能因此获罪。通过这个个案也可以看到,如何保护新闻线人,也许并不是一道司法可以解决的难题,而需要上升到立法角度,在杜绝虚假新闻和维护新闻伦理两端作出更合理的制度设计,在特定领域采取更为特殊、更有利于保障证人权利的证据制度。事实上,这不只是一个个案,随着媒体监督地位与力量日益彰显,新闻线人的存在已经成为了业界的普遍现象,如果社会不能有效保护媒体消息来源,那么公众的知情权必将受到损害,舆论监督力量更将无从发挥。而对于此,光靠媒体“顶雷”自然远远不够,司法机关也只能是现行法律的保守实施者。保护新闻线人,或许只能从立法上求解。舒锐(北京 职员)。

虽然饱受质疑,在中国的实体运作公司也已因伪造注册地址和提供虚假商标授权而被吊销了营业执照,但世界奢侈品协会(下称“世奢会”)及其中国首席代表毛欧阳坤仍在坚持和媒体打官司。出于保护证人的考虑,两家报社未提供采访录音及爆料人的身份,这使得世奢会部分赢得了已经一审宣判的四起名誉权案件。有观点认为公司被吊销营业执照就丧失了诉权,其实不然。在民事诉讼主体资格上,根据《最高院关于企业法人营业执照被吊销后,其民事诉讼地位如何确定的函》,企业法人被吊销营业执照后,应当依法进行清算,清算程序结束并办理工商注销登记后,该企业法人才归于消灭。

蓝色快报遭暴力冲击自称烟台市文化市场执法支队人员领一群身份不明人员冲进报社办公场所,咬伤两名员工,打伤数人7月21日晚9时许,刚刚迎来第五个创刊日,正越来越受读者欢迎的大众报业集团旗下《蓝色快报》,遭一伙人破门而入,并直闯办公场所,强抢电脑主机,严重干扰办公秩序和报纸出版。这些自称是烟台市文化市场执法支队的人员,执法粗暴,态度蛮横,期间还有一群身份不明人员,对报社员工进行撕咬和殴打,致两名员工被咬伤,数人被打伤。

该举报信一经在《榆林晚报》官方微博上发布,迅速引发网友热议。据榆林市委通报,2010年由榆林日报社和西安日报社联合成立了榆西传媒有限责任公司,实行董事会领导下的总经理负责制。公司成立后,为拓展市场,决定试办一份都市生活类报纸,定名为《榆林晚报》,于2011年4月1日试刊,后更名为《榆林日报·都市生活版》。报纸的管理、采编队伍均由榆西传媒有限责任公司自主面向社会公开招聘。目前,由于市场、管理等诸多因素,公司经营逐渐陷入困境。

常林锋在开庭中依然坚持自己无罪,并声称自己做出的有罪供述是出自刑讯逼供和超强审讯。2007年9月26日,常林锋被刑事拘留并被送进看守所。两天后,他开始向有罪供述转变,但供述中部分细节相互矛盾。对于自己在这段时间做出的有罪供述,常林锋表示,之所以会有这些有罪供述,是因为他经历了刑讯逼供和超强审讯,还被诱供和指供,其间他一度精神混乱,因为公安机关一直坚定地认为他有罪,还说有充分证据,搞得他也怀疑自己。为了治疗烧伤,他就按照刑警、预审说的大致框架陈述。但因为后来对方未兑现承诺,他才继续坚持做无罪供述。二审中出庭的民警则否认曾对常林锋进行刑讯逼供。昨天的开庭中,常林锋的律师为其做了无罪辩护,法院并未当庭做出判决。(记者 何欣)。

该报道中,劳动报社记者未经调查核实,以第三方名义捏造虚假内容,发布“像姚晨这样千万级粉丝的大咖(大明星),单独发一条软文价格2万元,转发一条几千元”的不实言论。姚晨诉称,该报道发表后被各大新闻媒体广泛转载,严重侵害了自己的名誉。姚晨先后通过经纪公司和代理律师向劳动报社发函,要求其停止侵害,赔礼道歉。但劳动报社却拒绝删该报道网络版,且拒绝道歉。姚晨遂诉请朝阳法院判令劳动报社立即停止侵权,删除侵权报道的网络版及所有相关链接;在其报纸醒目位置、官方微博置顶位置连续30日刊登致歉声明。

“这个人哪有校对的能力?一篇评论里出现‘风马牛不相及’,他把‘风’字圈起来,说多了一个字了,应该是‘马牛不相及’。”报社记者对总编室一位主任意见很大,因为他上任后想尽办法排除异己。“动辄以不发稿件威胁记者,很多优秀记者开始离职,留下的也消极殆工。向毕华德反映,他也不管。”这位中层干部说,毕华德说话随意性很大,“动辄就骂人,让一些人受不了。”曾有半年效益不错《都市便民报》停刊后备受关注。有人认为,以《都市便民报》停刊为标志,纸媒黄金期已过。

消费日报原总编室主任兼专题部主任顾克非因贪污罪被丰台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一审宣判后,顾克非不服,向北京二中院提起上诉。7日上午,该案二审在二中院开庭。丰台检察院指控,今年40岁的他利用负责编稿、审稿及收取“行业定向费”等职务便利,将总计金额为42.5万元的“行业定向费”截留并据为己有。去年1月被抓捕后,顾克非曾供述说,他所在的消费日报社是自收自支的国有正局级事业单位,他担任的专题部主任是正处级。“专题部每年要向报社交30万元,这是我的考核指标。

”2010年9月到2011年3月,《都市便民报》效益不错,此后一直亏损。一位中层干部告诉记者,按毕华德的性格,假如有钱的话,他自然会继续坚持下去,“他一个人‘拆东墙补西墙’,也是没有办法才失踪了。”报纸突然停刊,害苦了报社员工:报社每年都会从员工工资里扣养老保险金,但《都市便民报》扣了3年,却没给一些员工购买。有记者找到新的工作单位,但与《都市便民报》的合同没有解除,无法与新单位签合同。去年年底,《都市便民报》动员全体员工参与订报“促销”,如今突然停刊,那些说服亲友订报的员工,不仅自己没有领到工资,还被催着退还订报款。有的员工只好自掏腰包把钱退给订户。(记者 尹安学 实习生 王琼慧)。

双湖 鲍静 秦玉光

上一篇: 茂名市第四小学班级文化建设

下一篇: 2018福利院党风廉政建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心急普法网 版权所有 0.098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