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做一个守法的医药代表


 发布时间:2021-04-23 22:05:29

“中国网事”记者采访了多家药企的医药代表发现,这些动作对整个圈子影响巨大。“大家都不是在看GSK的笑话,反而觉得人人自危,其实同行境况类似。”一位有着近二十年医药代表经验的人士说,现在外资药代圈内三种心态在持续蔓延:第一种是沉不下心、迷茫观望。不少外资医药代表都在拿着底薪,看公司

“药品未经招标即进院销售、医生为牟利充当地下医药代表”,这看似不可思议的事情,却在湖南省怀化市第二人民医院靖州医院真实存在。湖南省溆浦县人民法院近日对怀化市第二人民医院副院长兼靖州医院原院长关午受贿、行贿案作出一审判决,关午被溆浦县法院以犯受贿罪和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半。法院查明,在8年时间里,关午收受他人贿赂达180余万元。随着关午受贿行贿案的一审宣判,这起被称为能够全面反映当前基层医疗机构腐败特征案件的案情也浮出水面。

除此之外,这位医药代表还提供了某省办事处内部会议视频、与行贿对象的谈话录音等举报材料。王卓铭:他给了我一个光盘,光盘里面是内部会议的信息,教他们怎么去跟医生谈回扣、价格,怎么去跟医生拉拢关系,另外他们还有一个是年会资料,年会资料讲的都是一些大面上的销售情况,不是上市公司所以外面不知道他的销售情况。王卓铭说,这位爆料的医药代表粗略估计,甘李药业从2008年至今总的行贿额可能高达8亿元,其中仅2012年就接近3亿。

解读“个人绝对卫生支出逐年上涨”,有必要厘清一个事实前提,那就是“这些年,全社会整体医疗水平的提升”。显而易见的是,随着新药品、新设备、新救治方式入市,不可避免地会推高患者的医药花费。一般而言,这是一种“进步的代价”。然而问题在于,“过度医疗”、“旧药新装”等现象大量参杂其中、乘机渔利,极大消解了公众对于“合理化涨价”的认同。即便有着种种客观因素,但不得不说,个人医药花费的过快上涨,仍是一个值得警惕的趋势。它一方面说明,失衡的医患关系依然根深蒂固。

历经10个多月,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涉嫌行贿等案件侦查终结,日前被依法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犯罪嫌疑人之一、公司法务总监赵虹燕说,“纵观如今的医药市场,患者看病难、用药贵等现象,医药领域的商业贿赂是根源之一。”(5月15日《新京报》)有关方面获得的一份2012年5月葛兰素史克《专利药品(含专利过期药品)境外市场价格填报表》,其中内容让人大跌眼镜。以知名药品贺普丁为例,在中国的出厂价是142元人民币,而在韩国只有18元,在加拿大不到26元,在英国不到30元,在德国、日本及中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出厂价也远远低于中国内地。

对于葛兰素史克“一刀切”的做法,行业里有人表示赞成,也有不少人表示不太现实,“无拜访、无指标、无费用”恐怕不能够一下子见效,而且如果大环境不改,单枪匹马的行为恐怕也难以持续。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药品研制和开发行业委员会执行总裁卓永清说,现在大部分市场上的爆料都来自企业员工的不满,这说明要把合规、合理达成业内共识,绝不是企业一方说了算。无论GSK的做法结果如何,都希望能总结行业经验,不能为了求新而新,还是要合法合规地把医生积极性和资源调动起来。同时,希望卫计委此前出台的关于加强医疗卫生行风建设的“九不准”还能更加细化。(记者 周琳 龚雯)。

梵音 青霜 渝州

上一篇: 城管执法中队生态文明建设

下一篇: 文明礼仪中队会中队长讲话稿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心急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0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