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医药学院贴吧


 发布时间:2021-04-20 16:22:32

在佛山乃至全国医学界,罗红涛是个赫赫有名的人物。在非典爆发期间,罗红涛在国内外率先应用MARS技术参与治疗世界首例SARS患者。2011年3月开始,一条举报罗红涛有经济问题的材料开始在网上漫天飞。2011年上半年,佛山市纪委根据该举报信对罗红涛进行调查。2011年6月27日,佛山

之后,白大褂将一沓百元大钞装进信封,收了起来。视频同期声称,事发保定市第一医院血管外科医生办公室,收钱的是该医院血管外科医生。钱是医药代表给医生的定期回扣。视频一发出,引发网友广泛关注,多位网友谴责“白大褂”不良行为,也有网友称,医生收回扣、红包等“已很普遍”。医院纪委白大褂为副教授两次受贿超2万昨日,针对该视频反映内容的真实性,河北保定市第一医院纪委工作人员称,网上热传的视频真实无误,视频中的白大褂确为医院血管外科医务人员。

医生大笔一挥,患者就虔诚地去交钱取药,回扣就轻轻松松地进了医生的口袋。商业贿赂,这一助推药价虚高的“黑手”,直接导致“看病难、看病贵”。在我国,药价由药企根据市场状况自行确定或者由政府行政定价,而药品的第一大销售终端就是医院。这就形成了药企、医院以及部分主管官员利益均沾的“潜规则”格局。GSK事件只是医药领域商业贿赂现象的冰山一角。加大对医药行业商业贿赂的处罚力度和完善监管机制,固然是清理药业市场乱象的一项必须手段,但是只要药品审批制度与医药不分的游戏规则不变,商业贿赂就依然是打开药品市场的钥匙,这一潜规则势必依然通行下去,其中巨大的经济担子势必照旧落在患者的肩上。

解读“个人绝对卫生支出逐年上涨”,有必要厘清一个事实前提,那就是“这些年,全社会整体医疗水平的提升”。显而易见的是,随着新药品、新设备、新救治方式入市,不可避免地会推高患者的医药花费。一般而言,这是一种“进步的代价”。然而问题在于,“过度医疗”、“旧药新装”等现象大量参杂其中、乘机渔利,极大消解了公众对于“合理化涨价”的认同。即便有着种种客观因素,但不得不说,个人医药花费的过快上涨,仍是一个值得警惕的趋势。它一方面说明,失衡的医患关系依然根深蒂固。

而记者从一家药企处了解到,原定于本周举行的一场亚太区的大型学术研讨会,也因为“风声紧”而被迫临时取消。“这样的大型学术研讨会,原定会有好多个国家的相关领域医生参会,但是国内的医生都不敢出席,最后只好临时取消。”该家药企的有关工作人员对羊城晚报记者说,“一旦参会,就会涉及差旅等费用,现在医生都怕坐飞机、住酒店,害怕一个不小心就被牵扯进去。”记者粗略统计了一下,截至目前,已经有葛兰素史克、赛诺菲、优时比、诺华等8家外资药企被牵扯进商业贿赂的“浑水”当中。而其他没有被牵扯进来的药企则纷纷低调自保,有的甚至还特意安排相关人员集体休年假。陆志霖。

药监部门等通过核查发现,全国范围内都没有老苗汤这一药字号、健字号、食字号注册产品。“辅助变治疗,凭空瞎编造,刻意吓唬人,绝对夸疗效,广告托泛滥,获奖级别高。”安徽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办公室副主任孙斌园告诉记者,类似老苗汤这样虚假医药广告忽悠神功无非是这六大招,均违反了我国广告法中有关医药、保健品广告不得使用承诺用语、不得利用专家为产品做宣传,更不能利用患者现身说法为产品功效做证明等规定,但是众多媒体却将规定视作空文,堂而皇之刊登着神医、神药的各种忽悠大法。

“一个三甲医院的医生,只要他可以拥有处方开具权了,就算他资浅、年轻,他都算是稍微熬出头,可以开始挣钱了。不用他放风,立马会有很多医药代表突然涌现,停车场堵人的、路上装偶遇的,希望他大手一挥,开上自家药品。”一位医药圈人士这样说。话虽有点绝对,但也折射出一大现状:再有效的专利药,不用各种手段营销,就很难推动使用。医生手上根本不愁没药用,而患者也无从自我选择,“劣币驱逐良币”在医药领域也同样存在。好在此番针对葛兰素史克的“廉政风暴”据说才刚刚开始。据外媒报道,一位为公司提供跨境反腐败咨询的中国香港律师透露,内地正在调查至少四家国际制药企业。虽然医药行业反腐仍任重道远,但“雷霆行动”总算带来了一丝夏天的凉爽。

按照《重庆市医药购销领域商业贿赂不良记录实施办法》(以下简称《办法》)的规定,本市公立医疗机构或接受财政资金的医疗卫生机构和药品交易机构,在不良记录名单公布后两年内不得购入其药品、医用设备和医用耗材,其医药产品不得在药交所挂牌。医疗机构采购前要先查不良记录名单按《办法》要求,本市公立医疗机构或接受财政资金的医疗卫生机构和药品交易机构,在采购医用设备、医用耗材及药品挂牌交易时,应当首先查询重庆市及国家卫生计生委政务网站公布的商业贿赂不良记录信息。

公布“黑名单”能否遏制医药领域的商业贿赂?一位重庆公立医院院长对记者说:“可以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但是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只要药品价格虚高,医药企业就依然会有行贿的空间;只要不解决以药养医,商业贿赂就斩而不绝。”解决行业顽疾,推动医改进程多名专家对记者表示,解决医药领域商业贿赂这一行业顽疾,必须对症下药,从根本上解决公共卫生医疗投入不足、以药养医和药品定价机制不透明等源头问题。李玲认为,改变以药养医的局面是解决商业贿赂顽疾的重中之重,斩断医院、医生和药品生产流通环节形成的灰色利益链,使医院和医生回归救死扶伤的本职,使药品回归治病的功能。

”陆某说,平时他和女朋友刘某一起收购医院的药品使用量数据然后卖给医药销售代表。陆某表示,自己是知道陈某(已判刑)在温州案发被抓的消息之后,发现作案手段很类似,开始怀疑章某提供的数据来源。后来,其得知章某的药品信息是其自己编写程序偷过来之后,曾经考虑不要再做了。“刚开始收益不是很大,但是自从我们知道这些信息都是偷过来之后,章某提供的数据更多了,我们一下子收益10万余元。”陆某说,有一次自己的的口腔诊所发不出来工资,女朋友刘某就给了他15000元钱,这钱就是他们从章某处购买,然后再贩卖给医药代表的钱赚的。

单月 探讨问题 安森

上一篇: 物价局党建工作问题及建议

下一篇: 物价局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心急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1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