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火车上偷莫言小说 被抓后称“窃书不算偷”


 发布时间:2021-05-14 01:48:42

1月12日10时,李浩从襄阳乘火车抵达十堰市,因为当地交通不便,他又自掏腰包花400元租了一辆汽车前往郧西。车开了8个小时,李浩终于找到郧西县河夹镇派出所,经派出所民警联系到了当事人熊红伟的父亲。错拿的行李“完璧归赵”1月12日23时,李浩乘坐出租车终于到达了熊红伟的老家。认真清

男子火车上莫言小说被盗报假案嫌疑人称“窃书不能算偷”“孔乙己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窃书不能算偷……窃书!……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这段文字,是鲁迅笔下的孔乙己在面对别人指责他偷书时的狡辩。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10月18日,这在文学作品中出现的一幕竟在由南昌开往北京西的T146次特快列车上再现了……18日3时许, T146次列车将要停靠郑州车站了。突然,3号车厢一名年轻男子急匆匆地拦下正在车厢内巡视列车长万良,焦急万分地说:“快帮我找找,我的莫言的小说不见了,书里还夹着300元钱!”听此,万良一边跟着男子往4号车厢走,一边用手机通知列车乘警。

果然,在他的背包里找到了那本《红高粱家族》。经讯问,该男子叫廖振文,今年19岁,是一名高中应届毕业生,廖振文承认自己“拿”了张军的小说,但他一再强调,自己只是想拿小说看看,并不是“偷”!其交代,自莫言“火”了后,他一直想购买莫言所著的小说,但书店和网店均断货。前日晚间,廖振文从长沙乘坐T146次列车前往郑州办事。途中,他见张军正在看莫言写的《红高粱家族》便向张军借书来看,但遭到张军的拒绝。直到列车快到郑州,廖振文乘张军上厕所的时机,将书塞进自己的背包并离开4号车厢。

列车到达后,吴某被青岛铁路公安处暂时羁押。残杀女友母子后欲潜逃经审查,吴某交代,他现在青岛打工,被杀害的人是他的女友李某。他与李某是同乡,自从离婚后他与李某已经交往了四年多。多年前,吴某和李某一起在青岛从事晾衣架生意,形同夫妻。大约一年前,李某去镇江打工后逐渐与他疏远,后来吴某得知李某在镇江又结识了一个男朋友。一周前,吴某赶到镇江找到李某,劝她与“新欢”一刀两断,可李某不愿意,并多次当着吴某的面与“新欢”长时间通话,这让吴某十分恼火,两人多次激烈争吵。8月13日下午,在镇江郊区李某租住的地方,吴某和李某又因此事争吵,吴某顺手抄起屋里的一根铁棍猛击李某头部,将李某打死。李某9岁的儿子站在旁边,看到这血腥的一幕吓得大喊大叫。失去理智的吴某又抡起铁棍,打死了孩子。行凶中,吴某弄伤了自己的右手。吴某说,案发之后,他逃到南京,之后又从南京去了绵阳,在那儿他感觉人生地不熟,便坐火车准备回青岛,结果在火车上被查获。半岛都市报。

细心的许瑞查看皮包内丢失钱款的情况,想到皮包两侧袋内的钱和戒指、户口本都在,唯独皮包中间袋子的拉锁被拉开,钱款全无的情况,应该是有人在夫妇二人下车后就在铺位上捡到皮包,翻看时发现大量现金便将其顺手拿走,由于紧张没有翻看侧袋里的钱物。“这样来看38600元钱是被附近铺位的旅客拿走的,翻看时间应该很短。”冯文海同意许瑞的分析,于是二人立即对8号和7号所有铺位,以及旁边卧铺的9号、10号铺位旅客进行彻底的摸底排查。

当两人巡查至16号硬座车厢时,发现63号座位上一名穿着黑色T恤的男子神色慌张。乘警上前让其出示车票和身份证接受检查,当该男子将身份证和车票递过来的时候,乘警突然发现其右手虎口处有一道很深的伤口,几乎裂到骨头。这么严重的外伤为何不包扎?乘警不禁心生疑惑。身份证显示,该男子叫吴某,老家在河南夏邑,今年36岁。乘警询问吴某右手因何受伤,为何不赶紧包扎,该男子支支吾吾。乘警将吴某的身份证信息输入警务宝典查询,没发现异常。

同一辆列车上,两个相邻而坐的客人错拿了对方的行李箱。为此,厦门开往太原的K904次列车的乘警长李浩历经三天四夜,辗转山西、河南、湖北三地,终于将两人的行李找回来,交到彼此手中。1月18日,失主将一封感谢信寄到省公安厅,向乘警长李浩表示感谢。列车上两人的行李拿错了1月11日15时30分,K904次列车从襄阳站开车没多久,乘警长李浩便接到10号车厢一位女孩的报案,称自己的行李不见了。女孩名叫张娅娅,是湖北师范学院学生,山西省泽州人,学校放假后乘坐火车准备回家。

丹阳 并行算法 万云峰

上一篇: 伪造合同签字骗惠农补贴金114万 两男子被起诉

下一篇: 最高法:审判流程公开全自动化 法官电话均公开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心急普法网 版权所有 1.51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