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转让许可证合作经营门诊 东莞法院断定违法


 发布时间:2021-05-14 03:49:36

10月14日,本案首犯易洪也被传呼到案。经审讯和调查,易洪在南昌开设的同仁、惠民、健民三家门诊部在2010年年初被人放火或遭遇打砸,损失严重。易洪便怀疑是南方门诊部老板易小虎叫人所为,于是便雇人报复。易洪找到朱白(化名),以给其20%的股份为报酬,要求朱白找人帮他砸店,将南方医疗

经过医院医生的检查,发现阿志下腹部可见节育环,最后诊断为急性弥漫性腹膜炎、肠穿孔、子宫穿孔并腹腔内出血、节育环异位、不完全性肠梗阻(麻痹性)、低蛋白血症等。10月6日,阿志在该医院做了子宫部分切除手术、肠穿孔修补以及双侧输卵管结扎手术。手术后,阿志认为被告中山某门诊部雇佣的医护人员存在严重的违规操作,导致自身节育环发生异位、子宫穿孔等一系列病情,给自己造成严重的身体损害,手术后还隐瞒真相,阿志将实施手术的门诊部告上法庭,并要求门诊部赔偿人身损害赔偿378349.4元并让被告承担所有诉讼费用。

据上海浦东公安分局副局长王凯介绍,这些涉案民营门诊,刚开始都具备正常门诊资质,但在卫计委给其办好行医资格证后,却改弦易张,将正常聘任的医师、护士等人员扫地出门。福寿门诊部法人夏某向警方供述,2013年3月,一个自称“老易”的湖南人说要和他搞合作,“他软硬兼施,一方面说我这个门诊部管理太落后,一方面又称如果不跟他合作,我这个门诊部是无法经营的。”最终,双方协议约定,易某支付前期费用80万作为补贴,同时出资重新装修营业,利润由夏、易二人按二八分成。

因此,一审法院判决驳回黎某要求诊所赔偿其医疗费用及利息的诉求,黎某不服提起上诉,市中院终审维持原判。法官说法医疗服务合同关系不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据负责本案的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一庭法官曾玲介绍,在本案中,黎某有权选择医疗行为侵权纠纷诉讼或医疗服务合同纠纷诉讼,这两者有不同的法定赔偿要件和法定赔偿项目。本案为医疗服务合同纠纷诉讼,医疗服务合同关系不同于消费关系,不能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曾玲说,由于近现代社会公司企业的发展和强势,消费者处于弱势,消费关系在价值取向上强调对消费者权益给予侧重保护。

伊能静认为,吴先生的上述行为侵犯了她的肖像权和名誉权,给她造成了一定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害。故起诉要求吴先生收回销毁涉嫌侵权杂志;在全国公开发行的报纸上向她公开赔礼道歉;赔偿她经济损失、精神损失费等共计30.3万元。法庭上,吴先生的代理人称,涉案杂志是2013年10月印刷的,版面设计者未注意到是伊能静的照片。被告代理人还称,杂志印刷的册数很少,只有50册,只是在门诊内部供患者取阅。被告没有因使用该照片而获利,如果赔偿,只同意赔3000元到5000元,同意道歉,但是不同意登报道歉。对此,伊能静一方称,杂志封二专题的时间是应五一的健康大礼包活动,印刷应该在五一前。被告代理律师说,发行量是一二百册。此案没有当庭宣判。(记者裴晓兰)。

仅今年3月以来,受害患者就达669人。守株待兔“钓”患者,介绍一人提成二三十元周某是被抓获的医托诈骗嫌疑人之一。一般周某6点多起床,7点多赶到距上海华山医院、五官科医院不远的常熟路地铁站,守株待兔。“有人会问‘华山医院怎么走’,我就问人家‘你什么毛病’。然后,我老婆就走过来说,‘华山医院看不好的,去华欣门诊部看吧,我在那里看几次就好了’。”周某说。据上海治安总队副总队长单雪伟介绍,医托负责在上海各三级甲等、专科医院挂号处及周边区域,以虚构、夸大事实等形式诱骗外省市来沪就医患者,到易某控制下的医疗诊所就医。

结果,易某80万资金未到位,夏某却被剥夺了诊所经营权。行为隐蔽性强,医托诈骗取证定性难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三支队支队长钱海军说:“易某的医托团伙以公司化经营,层级分明。2009年,上海警方在侦查一起医托诈骗案时,曾顺线将幕后主谋易某逮捕,后因证据不足,易某被以取保候审释放。”调查取证定性难,使得医托诈骗犯罪屡禁不止。“医托拉客就医行为具有很大的隐蔽性。”单雪伟说,“医托在拉客过程中很少直接采用暴力威胁等手段,他们往往利用患者急于把病治好等心理,故意编造亲身就医经历等方式,使受害人‘自愿’到相关的诊所就医,并支付高额的诊疗费。由于每个受害人的具体情况不同,造成民警在法律适用上比较难以把握。”“医托诈骗犯罪已经影响了医院正常的诊疗秩序。”上海警方表示,涉案人员具有明显的地域性,容易拉帮结派,形成有组织的犯罪团伙,给社会治安带来不良影响。据了解,上海警方将进一步加大审讯力度,完善证据链条,依法追究涉案人员刑事责任。记者 郝 洪。

小汪动心了,决定带女友去。去年7月,小汪带女友到该门诊部就诊。但一通检查、划价下来,小汪发现收费“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光放射费、化验费和检查费就要320余元,做完人流手术要1800元,共计2100余元。这下,小汪傻眼了,自己只带了1700元。医务人员看他实在没钱,就收了小汪1700元。谁知,做完手术回家,小丽却大出血,小汪赶紧把女友送往离家不远的正规医院救治。黑门诊坑钱又坑人,小汪越想越气,拿起电话向镇海卫生监督部门举报。

没进门,又碰到一个出门的女子,问两人:“是不是来看乳腺癌的?”该女子自称从广西赶来,就为了找这位“吕教授”。一起进门后,邹庆花了128元挂号费,看到传说中的“吕教授”,样子颇有派头:西装衬衣打领带,戴一副眼镜,头发花白,约五六十岁。看了邹庆带来的资料,“吕教授”简单问了一些问题,就开出药方。抓药的人告诉邹庆,中药短可以买1个月,长买1年也行。邹庆告诉对方自己只带了不到4000元,抓药的人便说先开个十天半个月吃着,有效果以后再来拿。

《关于依法惩处涉医违法犯罪维护正常医疗秩序的意见》第二条第二项明确规定“在医疗机构私设灵堂、摆放花圈、焚烧纸钱、悬挂横幅、堵塞大门或者以其他方式扰乱医疗秩序,尚未造成严重损失,经劝说、警告无效的,要依法驱散,对拒不服从的人员要依法带离现场,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处罚;聚众实施的,对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者依法予以治安处罚;造成严重损失或者扰乱其他公共秩序情节严重,构成寻衅滋事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罪的,依照刑法的有关规定定罪处罚。

杨芬芬 案布 民改局

上一篇: 海口一航空售票处负责人借千万跑路 或涉嫌诈骗罪

下一篇: 依宪治国和宪法实施的重大意义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心急普法网 版权所有 0.21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