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普法栏目剧我的闪婚新娘


 发布时间:2021-04-23 21:57:02

今年春节前,张永刚和意中人文文手拉手在成安县民政部门领取了结婚证,并在全村人的见证下举行了婚礼。办完喜事,他的父亲又把8000元介绍费亲手交到刘大海手里。让张永刚没有想到的是,文文结婚后不知何故一改以往的温柔贤良,总是乱摔东西发脾气。他认为妻子可能远离亲人有些想家,或者生活还不习

一切顺利,对方也表示愿意跟他回国,9月13日,还在越南养妈的安排下举办了婚礼。但婚礼当晚,中介说钱没交清前不能同房。第二天,在给了“准岳母”1万元之后,新娘同意和他一起回国。但在过边检时,张妈的随行说越南边检不放行,需要打点,王富又给了3000元。就在两人准备登机时,新娘说要上厕所,随后便不见了踪影,气得王富在机场直跺脚。他找到张妈,说要告越南的中介。张妈告诉他,告也没用,越南方面不保护这种买卖婚姻。还不如再加1万元,再给他介绍一个。

一旦新娘落跑,中国新郎会面临跨国婚姻的离婚程序。根据法律规定,离婚登记双方必须到场。若找不到新娘,男方只能到法院起诉离婚。而法院必须要求双方都到场才能开庭,如果找不到被告,法院还需要通过外交途径送传票。如果送传票后被告还不到庭,法院需要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刊登公告,公告期6个月,答辩期一个月过后才能缺席审理。阿旺告诉记者,在他家乡广西与越南交界的边境地带,其实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有越南新娘存在,而且由于缺乏身份证明,这些越南新娘都是当地的“黑户”。

然而,美好总是短暂的。8月7日下午3时许,阿丽与同伴小兰(化名)借口去宁德古田县卓洋乡买菜,趁小兰丈夫小张去把摩托车骑到店门口的空当,甩掉了小张。等小张把摩托车骑到店门口时,两人已不见踪影。另外4名“越南新娘”也在当天找借口外出后“消失”。“新娘”早已嫁人生子民警了解案情后,初步判断该案是一起典型的以买卖“越南新娘”为名,实施婚姻诈骗的犯罪行为。经走访受害人,民警发现了“越南新娘”阿丽在医院体检时,医院开具的发票。

开始时,这名女子并没有讲出实情,经过询问调查之后,警方发现她所携带的户口簿是伪造的,她是一名越南人,非法入境后在原巢湖市结婚生子,后来该女子被警方遣送回越南。2012年,芜湖县一个小伙子迎娶了一位“越南新娘”,但是新娘农活和家务事都不会做,每天只是看电视和打国际长途电话,丈夫为让她开心特意借钱带她去上海旅游,但是此女子因为对夫家的家庭经济条件不满意,于是在上海报警,声称受到丈夫虐待,想要回到越南。后经多方调解,该女子才答应跟随其丈夫回到家中继续生活,但是夫妻间的阴影却是挥之不去。出入境管理科的民警介绍说,对于证件手续齐全的“越南新娘”,从男方的家庭考虑,警方只能按规定签发相关的签证,保证其在芜期间合法居留,但是此类婚姻因生活习惯差异和语言沟通不畅,感情基础薄弱,新娘一旦离开,中国丈夫就面临着人财两空的局面。(大江晚报 马正超 实习生 于静雯)。

许多“越南新娘”与她们的外国丈夫不算是自由恋爱。一旦经介绍成功,双方通常都会选择“闪婚”的方式,整个过程只需一星期左右,婚礼通常也比较简单。有一些“越南新娘”并没有在婚后生活中感到快乐。外国丈夫容易人财两空?越南政府严惩国内外黑中介近年来,越南警方曾破获几个以婚介为幌子的人贩团伙,甚至逼迫这些女性从事卖淫。对于娶回“越南新娘”的中国人,结局也未必皆大欢喜,“骗婚”“逃婚”的案例不少。通过黑中介介绍的“越南新娘”没户口没结婚证,权益得不到保障,孩子难落户,一旦被遣返,她们的“丈夫”往往“人财两空”。越南政府意识到“越南新娘”现象可能产生的社会问题,开始对未婚女性传递婚姻应基于爱情、责任和共同的价值观;并实施减贫计划来提高其生活水平。2009年和2010年出台的法令,对非法的婚姻中介机构处以1000万至2000万越盾的行政处罚,任何违反越南风俗习惯与法律规定,组织或为越南人与外国人结婚创造条件的机构都被视为影响安全和公共秩序,在行政处罚之列。本组稿件均据新华社。

姜怡心 教养 马蒂

上一篇: 三男子抢劫被抓 “大哥”派出所里骂同伙跑得慢

下一篇: 青岛初中中考思想品德考试试题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心急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5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