宪法和民法典的根本目的是为了什么


 发布时间:2021-05-14 12:27:12

他认为基于人格权的特殊性,可不要求权利人证明其财产损失的具体数额,但对其是否遭受实际财产损失仍需证明。随着大数据技术的发展,隐私权保护特别是个人信息的保护面临着巨大挑战。湖北省恩施自治州中级法院研究室副主任崔四星从司法实务的角度提出要注重保障隐私权与其他权益的衡平,如隐私权与偷拍

民法是关于民事主体人身权和财产权的规定,是对市场主体和交易规则的规定,是每个人的自由和权利的最全面保障。这样的一部法典,其地位自然高于普通的民事单行法律,是必须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亲自行使立法权才能颁布的基本民事法律,其制定的过程、通过的程序、修改的条件等等,自然也就严格得多。正是民法典的这种高位阶性、权威性、严格的程序性和长期的稳定性,才意味着人们的人身权和财产权受到了国家的高度重视和保护。而一个高度重视人格尊严、人格权利、财产权利、合同自由并为之提供切实保障的国家,无疑是一个安全的国家,人们可以安居乐业、和睦相处、世代生息,无须担心社会的稍许变动就导致人身权、财产权受到影响甚至侵害。

中新网5月12日电 5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正式宣布成立民法典编纂工作研究小组,组长由最高法副院长奚晓明担任。奚晓明指出,编纂民法典是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确定的重大改革任务。最高人民法院专门成立了民法典编纂工作研究小组,全力配合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做好这项工作。同时,最高法院成立了民法典编纂工作顾问和专家委员会。奚晓明强调,民法典作为人民法院民事审判工作的重要裁判依据,与人民法院工作关系重大。多年以来,立法机关一直比较重视法院系统意见。

在接受《法制日报》采访时,江平教授用“开弓没有回头箭”七个字来概括《民法草案》提交审议的意义,“既然已经提交,那就必须接着不断审议,不可能会再后退了。”至于如何推进民法典的立法进程,学界也存在一些不同看法,在19日的研讨会中,学者也对此提出自己的观点和建议。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院长龙卫球教授认为,在民法典的制定过程中,应实现立法机制的科学化,即从人治立法转向法治立法,从精英立法转向社会立法。在社会不断变化、社会关系日益复杂的情况下,民法也应该表现这种复杂性。

中国民法的编纂可以追溯到清末。1910年编纂完成的《大清民律草案》由于清朝被推翻而未能颁行。1930年,民国政府制定《中华民国民法》并颁布实施,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民法典。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多次进行民法典的编纂,最终都中断或暂停。2002年,民法典被重新提上议程。然而,这部9编1200多条的《民法草案》被认为仓促完成,经过征求意见并经全国人大常委会“一读”之后即无下文。十年间,《民法草案》再未继续审议,中国民法的发展走上“分编审议”的道路,相继通过《物权法》、《侵权责任法》等民事单行法律。

尽管存在不同意见,与会的大部分学者对于民法典的制定都持肯定态度,认为应该继续推进民法典的立法进程。值得一提的是,来自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民法室的姚红也参加了该研讨会,并对学界的看法做出回应。姚红认为,民事法律的立法采取“分编审议”的方式,实际上立法工作从未停顿。对于民法典的制定,当前需要研究的几个问题,即民法典在世界各国的发展趋势,制定统一民法典的必要性,及学术界存在的不同意见。“开弓没有回头箭”对于十年前提交审议的《民法草案》,尽管存在很大的争议,但好处也是明显的。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记得还有这样一个十周年,甚至已经忘记曾经有过一部《民法草案》。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近日到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挂职副庭长的姚辉回忆说,他跟别人提起《民法草案》审议十周年,很多人都不知道。2002年12月23日,被认为是国家基本法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草案》提交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31次会议审议。由于民事法律关系到公众生活的方方面面,该事件在当年引起广泛关注,被认为是一项非常重要的立法活动。

在立法层面上,民法典是一部系统性、整体性、集中性的法律,能够有效消弭目前涉及民事法律关系的各种法律法规和规章混乱交织的状况;在司法层面上,民法典是司法机关进行民事案件裁判的基本法律依据,结构合理,逻辑清晰,语言精准,原则、制度、条文衔接得当,可以有效减轻法官寻找裁判依据的困难、减少因法律依据混乱或缺失而造成裁判不公的现象;在执法层面上,民法典通过系统完善的制度规定,明确界定了公权力与私权力的边界,划清了政府与市场的界限,有利于行政机关找准定位、正确作为、建设服务型政府;在普法层面上,老百姓通过翻阅一部民法典,即可对我国的基本民事法律制度有较为全面的了解,而无须借助专业人士的帮助去寻找目前数十部法律、数百部法规、数千部规章才能勉强明白自己的处境和可借助的法律依据。

李永军教授认为,民法典的编纂就是消除冲突、消除矛盾的过程,最终达到民事法律的一体化,制定科学化、体系化的统一法律。近日到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挂职的姚辉教授则对民法典持保留意见。姚辉认为,我们当前身处的社会不断地变化,我们对社会发展过程中一些问题的观察还不够成熟,许多问题尚未讨论清楚,贸然制定民法典不一定是最好的选择。姚辉认为,法律作为解决纠纷的规则应该注重实质理性,最重要的是解决实际问题。西南政法大学赵万一教授虽然赞成制定民法典,但他同时指出,学界对于民法典的定位目前并不很清楚,也尚未形成足够的共识,对于民法典,也寄予了过高的期望。

一方面,权利的观念就是法治的观念,为法律而斗争就是为权利而斗争。另一方面,增进权利的观念,也就是要增进政府依法行政的观念。民法典也为行政机关确定了一项原则,即行政机关为实现对社会的治理可以对社会公众施加义务约束,但各种义务的设定都必须以保护人民的法定权利为出发点,公权力应以保障公民法人的权利作为一切活动的宗旨。民法典对民事权利的充分保障,正是实现法治社会的基础。4 进程首部法典有望下届人大颁布我国社会正处于一个快速转型的时期。在社会转型时期,各种社会矛盾加剧、社会生活变动不居,这就为民法典中制度规则的确定带来了困难。新京报:目前制定民法典的研究工作是否已经开展?。

谢春涛 熊选国 白钧华

上一篇: 广西南宁警方掀禁赌风潮 查获赌博机2000多台

下一篇: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解释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心急普法网 版权所有 0.13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