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揭露伪高科技骗局:利用公众错觉请专家造势


 发布时间:2021-04-09 14:02:32

“我在三孝口的路边看到摆在街头出售的一幅古画,没想到走到三里庵,又在路边见到了一幅一模一样的!”昨天上午,读者邹先生向本报热线打来电话,称长江路上出现了几名民工模样的男子,他们手中拿着假冒的古画沿街售卖,是一个明显的骗局。记者在现场揭穿了骗局后,谎称要从他们手中大批购进仿古画,随

游某阳先是以此骗取认识多年的吴某金的信任,引诱其介绍更多人“投资”。被蒙在鼓里的吴某金,不但自己走南闯北运作该项目,还很快介绍了朋友许某“投资”,两人共填进了10万余元。吴某金与许某二人投资后,多次追问游某阳资产解冻时间。游某阳被迫无奈,只好告知二人其意在诈骗实情,并教唆吴某金、许某两人加入骗局继续向他人行骗,答应骗到钱后不但把那10万余元还给他们,还会另给其他好处。为了拿回被骗钱款,吴某金和许某两人由受害者变身为帮凶,一起骗人,共骗取40余万元。去12月至今年1月份,三人相继被警方抓获,许某因高血压等疾病,现被取保候审。(海峡导报记者 沈华铃 通讯员 沈喜林 肖燕娥)。

一行三人走到某小区门口时,一名自称“神医”孙子的小刘迎了出来,“求爷爷救人只能单独一人进去,人多会泄露天机。”不久后,外地女人随小刘取完经,一路说着感谢“神医”救命之恩的话。小刘见着赵女士,故作声势的给她看了下“气色”,一口气说出她的姓名、年龄、家庭住址、家庭成员等,并“预测”她儿子将会出车祸。小伙子随即转达了“神医”旨意:“您只要将家中钱财和金银首饰拿来在‘神医’前赐福,然后把钱放在家中隐秘的地方供奉3天,就能破解劫难,拿来赐福的钱越多,您儿子的寿命就越长。

拿到3张传单后,何女士认定是骗人的,为了向老人证实,她按照传单上的电话打了过去。电话接通后,工作人员先是对中奖表示祝贺,然后告知两种领奖方式:“直接来杭州认领,或将验证码和身份证号码、账号发过去通过转账支付。”不过,这两种方式均需缴纳千分之一的公证费。为了揭开此骗局,记者拨打了兑奖热线。一名自称索尼(香港)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的女子向记者询问了中奖验证码之后,答复称只要交7800元的公证费就能领奖。对于这笔公证费,记者提出从奖金中直接扣除,而对方称:“这个不能扣,必须由中奖者先打款到预定账号,这是公司规定。”当记者再次质疑为何不能扣款时,对方说了句“爱领不领”后就挂断了电话。据了解,此类骗局从6月份开始就在各地出现过,有人曾为骗局买单。警方提醒,此类中奖骗局目的是骗取所谓的“公证费”,受骗对象多为老年人,如果市民发现有人在散发此类传单,请立即报警。(记者田鑫)。

第二年7月,这家软件公司的老板便因涉嫌非法传销被刑拘,一场波及全国10多个省(区、市)涉案金额上亿元的大骗局狼狈谢幕。值得思考的是,对非法传销危害性早已耳濡目染的人们,怎么还会参与其中?杨叔子告诉记者,高科技骗局存在的一大原因还在于法律的盲区和监管的缺位。骗子公司宣称运作的载体是“3G时代手机无线流媒体”——这在普通老百姓眼里是无可质疑的高科技。可是,在“高科技”出世后乃至出世前,却没有相应的监管部门对其进行查处。等一些民众的血汗钱被卷走后这些部门才站出来,为时晚矣。李大光认同这一说法,他表示,近些年,高科技骗局之所以生生不息,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不少公司企业在鼓励科技创新政策乃至私募等金融领域上钻法律的空子,相关部门在事后监管之余,更需要在立法上进行相应补充和调整。(邱晨辉 实习生 李林)。

小黄没有多想,立刻给胡经理汇了200元,他的室友小张听闻此事后,也给胡经理汇去200元。然而钱一打过去,从前日到昨日,胡经理的电话就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小黄再次去到那家制衣厂,老板说根本不认识什么胡经理,小黄这才知道上当了。假钞换给“用工体检”学生华南师范大学的小华也遇到了一件怪事,钱包里的300元突然都变成了假币:“回想起来,是在医院体检的时候被一同来的公司人员换掉的。”今年6月18日,读大三的小华通过招聘网站,在“南海龙腾建材公司”找到一份暑期兼职,根据和用工方签署的协议,他跟随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到南海的一家指定诊所做体检,“我正在检查视力时,工作人员出现,让我缴纳体检费用。

“我在三孝口的路边看到摆在街头出售的一幅古画,没想到走到三里庵,又在路边见到了一幅一模一样的!”昨天上午,读者邹先生向本报热线打来电话,称长江路上出现了几名民工模样的男子,他们手中拿着假冒的古画沿街售卖,是一个明显的骗局。记者在现场揭穿了骗局后,谎称要从他们手中大批购进仿古画,随后套出了一个利用仿古画进行诈骗的骗局利益链……“祖传古画”一条街上出现两幅邹先生告诉记者,最近几天,长江路附近出现了一名民工模样的男子,他们手中拿着古画沿街售卖。

低价买回去绣好后,高价回收,省城11所高校的200多名女大学生挑灯夜战争当绣娘,不想落入十字绣骗局。昨日,记者调查此案发现,十字绣骗局之所以横行大学校园,不仅在于骗子雇用了不知情的大学生当“帮手”,大学生自身防范意识不强也给了骗子可趁之机。女大学生争当“绣娘”在安徽中医学院读大一的璐璐自小很少拿针,今年4月,璐璐成了一名绣娘。“当时是大二的学姐到我们寝室来介绍,说花280元买一幅十字绣原材料,半年里绣好后,对方以1200元价格回收。

姜起民 租价 穆旦

上一篇: 2016年工作总结思想政治方面

下一篇: 想发个朋友圈说我在中国平安上班了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心急普法网 版权所有 0.55170